书包小说网为您提供临河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何人初媚月最新章节
书包小说网
书包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风流 极品女婿 天才鬼医 一品庶女 末世重生 护花邪王 花花公子 收养日记 极品医圣 风流纨绔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书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何人初媚月  作者:临河 书号:49873  时间:2020-3-22  字数:7703 
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 ( → )
  说起来很惭愧,过了好几年,我连老爷子的脸都记得不太清楚了。而作为他连名义上都算不上的弟子,也从未展现过什么过人的天赋,只是得过且过的混在大家之中听着老头子好像乏味的话,他应该也是不太可能记住我吧。

  但是,老爷子的话,似乎有几条在记忆里显现了。

  如同浓墨毫在素白宣纸上的大字般,清清楚楚!

  这可不是年轻人的多愁善感了,而是不得不做的抉择了。我有选择吗?

  似乎没有,非要说有的话,无论是跪下哭求薇红的怜悯变成她的奴隶,还是抛下明坂自己转身就跑,亦或者是趁着手上还有把刀干脆自行短见,都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既然如此,也只能继续了。就这样继续头脑简单下去吧!放空不必要的杂念,摈弃和现在无关的思考,只要把注意力集中起来,就好了。

  之前目标,好像有很多个,比如说保护好明坂,保护好自己,击败妖狐啊,破开这里的障离开这里啊之类的。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目标只需要一个——在薇红的手里保全住我们两人。其他的全是旁枝末节,是连想,也没必要想的存在了。

  出乎意料的,心情变得十分的宁静。虽说以薇红和我的差距来看,也许就这样一点心境上的调整也并不能缓解太多的麻烦,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的要好。

  我踏前一步,持剑的手臂微曲着前伸,双手合握住剑柄,以记忆里标准的姿势站定。

  “嗯,不错的气势呢。”薇红的表情也变得稍微正经起来。

  调整呼吸,心念全灌注在剑上。我尝试用自己的视线锁定目标,女人的身形在眼睛里非常清晰。

  我轻挪着碎步,一步步的拉近距离。虽然和真正的大师比远远不够格,我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空间感来评判拉近的距离是否抵达了我冲刺爆发的极限。

  只能在离得女人足够近的距离时短促爆发,这一次,砍的不敢是要害了,而是女人摆在前门户的那只手。

  “咯!”肋差上传来一阵沉重的感觉,震得双手一阵发麻,那不是击中人体应有的感觉。

  回过神后,发现自己砍中的只是一块被雕刻成人型的木头。

  “妾身的幻术还不错吧。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的气势看起来还不错,只不过,如果连分辨敌人的眼力都没有的话,又要如何战斗呢?”薇红的话听在耳里,我只能苦笑了。一脸好整以暇说得好像事不关己一样,也不看看到底是因为谁,才让我变得毫无选择的。

  我循着那个声音砍去,这次是幻影。又是一次短促冲锋,这次是脚下出现了被忽视的藤蔓,几乎就要把我绊倒了。

  然后还有一次…感觉自己,变成了追逐太阳的愚人呢。反反复复的挥剑,却根本连自己的目标都看不清看不明。人的体力,也是有限度的,我大口的着气,看着眼前的三个“薇红”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炫技,在不知道多少次的挥击后,女人的身影干脆一分为多,几个幻身一直的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

  “真是坚韧啊,不过你就看不出来,你的胜算,其实是零吗?”薇红的表情也有点变化了,总是笑的一脸成竹在的笑脸收敛了些许,虽然还是在笑,可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般那笑容里蒙上层阴影。

  虽然我还是谨慎的没有看女人的妖眼,但是莫名的,我就是知道“薇红”的眼睛,正聚焦在我的身上。被她注视的脸上,好像出现幻觉般有种被微微灼烫的感觉。

  似乎不说点什么不太好,可是再想想,根本没什么好说的。我摇摇头,只能把我的心情如实的说出来“大概吧,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是逃避的理由啊。”

  “逃避吗?”

  “逃避?”好像是某个词引起了女人的注意,薇红像是咬文嚼字般念叨了几句。

  “呵呵!”她的声音开始变化了,不再是那种慵懒的提不起劲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饶有兴致的猫玩老鼠的闲裕了,而是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真是烦心呢。虽然说一苏醒就有趣味的礼物上门是不错,可还是让咱想起了一些讨厌的事情呢。说起来,陪你玩耍也实在是太久了。光是你一个人在晃悠未免无趣了,咱也来舒展舒展筋骨吧。”我的心里一跳,警兆顿生。

  这根本不用劳动到脑细胞了,哪怕是从声音听起来,女人似乎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她想速战速决?!”这个念头还在大脑里盘旋,耳旁已经卷起一阵怪风。

  那可不像是什么妖异唤起的风,而是更接近于…某种东西在空气里飞快移动而形成的拳风!

  仓促之下,我只能举起肋差横在前,试图格挡。

  然而太慢了,眼都看不清的一股巨力从小腹部传来,感觉自己的视角一下子被迫的转变翻腾起来,看到了夜空…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大脑骤然空白,等到脊背重重的摔到地上后,似乎是亢奋的热血加持从身体上褪去般,积累的疼痛才开始在身体里结算一般。

  这时候,久战的疲劳、身体的剧痛一下子爆发出来,我不出声,浑身上下好像是散了架子一样。

  我挣扎的撑起身体,薇红的身影,一下子重重叠叠,有好几个之多。也不知道是被幻术影响出来的幻觉,还是脑袋磕到地上后,物理性的幻觉了。

  “太弱了!”薇红唾了一下,她还是之前那副黑色礼服的打扮,看上去丰腴美的样子,连脚下还穿着趾高跟鞋,光看外表完全想象不到这凌厉的一击是由这样的身体发出来的。

  该说是异类的得天独厚吗?

  爬起身来,幸亏伤势似乎不是很严重呢。起来后只是踉跄了一下,还没有到站不起来的地步。

  “要继续吗?”眼前的薇红还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的。

  还没等我转身,又是一股巨力。这一次好像是脊背被手掌直击到了,我狼狈的朝前扑倒了,半个身子都好像要麻痹起来了。

  等到再一次站起来后,嘴巴里都是刚蹭到的青草味。

  “蠢材!”然后,力道的方向在侧面,似乎是被腿踢了,脆弱的腹一下子蒙受重击,我只能在地上翻滚起来。中午的饭都消化得差不多了,干呕出来的,也只有一些不成样子的质。

  在反复五六下后,身体都开始呻了,就连大脑,似乎都起了就这样躺着的念头了。

  细细想起来,薇红好像都是等我站好身体后,才发动攻击的。这是为了爱好吗?

  不理睬脑袋里的杂音,我还是艰难的爬起来。

  “这样执拗的男人,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呢。”女人摆了摆手,一直停留在面上的笑意没有了,一脸意兴阑珊的样子“你可以离开了。”听上去,是意外之喜。难道是我的努力终于感动了这个大妖怪吗?

  我偏过头,望向明坂。接着心里一沉,明坂的样子非常不对劲,她呆呆的站着,双眼迷茫,像是根本看不到我一样的。但是她略显纤瘦的小手,正毫不掩饰地在她的裙底,而且正在不断的烈动作着。随着动作的不断加强,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里也低低的呻出声。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脸色变了。

  “嗯。”薇红似乎收回了她的分身,现在我的眼瞳里,只能看到一个身影。

  女人朝着明坂的方向看了看,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哦,只是用上了比学院里更强一些的魅惑改写罢了。在小哥你努力拼搏的时候,小姑娘的脑子里也在疯狂的结印,击退妾身这只大妖怪吧。只不过,要释放出更强的术,就必须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呢。”

  薇红扬了扬手,和明坂同样白皙的手,在月光的照下反美而残酷的光泽“所以小姑娘正在非常努力的了解自己的身体呢,看样子很快就要高了吧。”

  我感到一阵胆寒,玩人心已经到了如此的境地吗,就连明坂…明坂这样的专业的破魔师也会中招,我想要冲过去制止她的的动作,可是脚步才迈开几步,就觉得好像突然的挂上了铅块一般的沉重。

  “太卑鄙了!”我从嘴角里恨恨的吐出一句话来。

  “哈哈哈哈!”薇红突然冷笑起来,大概是觉得我太天真了吧。“真是可笑,妖吃人,人杀妖。天经地义的事情,谈什么卑鄙不卑鄙的。”

  她仰起头,如同白天鹅般出半截白净的颈项“不过小姑娘本来确实是能在妾身手里撑上更久的,运气够好的话,撑到太阳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前提是,她没把那个家传的净魔的宝物交给你!”

  “啊!”我一愣,摸了摸前的那枚勾玉,玉还是平静的贴在我的口,温温的。感觉很舒服,但是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神异的地方。

  像是看出了我傻傻的样子,女人摇摇头,补充道:“明坂家的主家是有一个大神社的,说起来好像最初也不是家的神社。他们家应该是拜更古老的神只的。而每个明坂家的孩子出生百的时候,都会在神龛前通过”抓周“获得一个破魔的道具。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杂碎玩意儿,而是算是”神赐之物“了。从今以后都会不离不弃。物品保护主人,主人同样用自己的行为荣耀物品。等到明坂家的术师死后会根据生前的印染,要么是跟主人一起随葬,要么是作为圣物供奉在神前呢。”

  “只不过呢,除非是极其特殊的类型,无论是多好的东西,里面蕴了多少灵光,终究是器皿。都是需要使用者才能发挥作用的。很遗憾呢,这一局是我赢了呢。”是这样吗,明坂居然把这样的东西给了我。

  我在短暂的感动后,觉得更是一阵阵揪心以及难过。

  是我在扯明坂的后腿呢…好像从她找上我的时候,从始至终我都没帮上什么忙,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拖累到明坂而已,就连这一次,也是这样子。

  假如没有我的话,或者她可以当机立断,抛下我的话,以她的能力,恐怕都已经离开了。

  但是…

  我觉得眼睛里有点酸涩,心里也一阵阵酸痛。

  用尽全身的力气,身子都好像是陈旧的木头一样咔吱的发出轻微的响声。

  身体好痛…因为太痛,已经根本搞不清楚是哪里伤到了。

  不需要消耗什么来思考了,也不用管什么逻辑了,我什么也不想了,现在只要抬起脚来,迈过去!

  我注视着曦月,用仿佛蜗牛一样的动作缓慢的向着她那里挪过去。

  她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神采,空无物的眸子里只有黯淡的色彩。薇红的幻术还在她的脑袋里生效蔓延,她的手重新按照妖怪的意愿裆里乖乖的自

  曦月的动作越来越烈了,一只手正裆里面疯狂的动作着,而另一只手则从领口探到口来回的抚。虽然到现在为止,衣服都好端端的穿在身上,可是在隔着衣衫的动,再加上明坂她那呆滞无神的表情,只有嘴角的位置溢出了一丝唾沫。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被操控了心智的人型傀儡。

  “咿呀!”终于,似乎是来了顶点。明坂的嘴巴发出一声甜甜的叹息,身体剧烈的抖了几下后,踮起脚尖,张大嘴息起来。那本来迷茫的眼神里浮现出一股像是要滴出水来的媚意。本来就红扑扑的脸蛋,更是红透了半边,从娇俏的脸颊一直蔓延到纤细的脖子,全都是一片片的动人的红晕。

  在好一阵的搐后,曦月的动作停住了。

  就这样,她保持着双手还部和裆的姿势依然呆呆地站在原地,看来就算是这一轮的高,也没法打破妖怪的幻术,唤醒她的神智。

  现在的曦月,就变得好像是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

  嘴角那边不自觉出来的口水都顺着下巴滴下来了,因为被自己而变得无比凌乱的衣着,毫无防备的姿势,和红红的在外面的肌肤,在完全不是明坂自己本意的自后,那种无法抵抗的辱让停留在高的余韵中她在此刻有了种更加异样的美感。

  那是一种吸引他人征服、肆的吸引。

  “妾身的话依旧是有效的,只要转身下山,顺着山道一路往下走,就是回归正确世的道路。妾身可以保证不会出尔反尔。”薇红悠悠的说着话。

  这算是什么?

  是在劝降我吗?

  不被就此神隐,成为失踪人口,对我来说的确是很有吸引力的条件,但是…明坂还在那里。

  “我们一起来,也要一起离开。”那脆生生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

  我摇了摇头。

  似乎这就怒了对方,她的声音从难得的和缓,一下子就变得恶意起来“难道…是因为,还想打一发告别炮吗?哎啦哎啦,男生们真是好呢。可以哟,请自便,毕竟咱也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哟!”

  “那她…明坂她…会怎么样?”我意识到对方不是我可以力敌的对方,放缓着声音问道。

  不过我的声音恐怕轻柔不到哪里去,在反复无数次的摔倒爬起后,我的嗓音已经听上去说不出的沙哑难听。

  薇红摊开手,眯着眼睛笑起来“嗯…哟…还在思考的计划,说出来,不就不美了嘛!”混蛋!这只母狐狸,就这样想要把我们玩在手掌心之中吗?!

  没由来的,我的怒气蓬升起。

  但是,现在不是起冲突的时候,或者更准确的说,假如惹火的对方,我和曦月才是真的要立马代在这里。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就会变成古老的乡间传说里那些被妖带走的可怜人们,变成“神隐”的一员。

  我单膝跪下,用平生以来最低声下气的声音哀求起来“薇红姐姐,请你放过我们!”

  “男人是不可以随便下跪的哦。你的要求嘛,姐姐现在是可以答应一半的啦。因为你是没什么独特和收藏的啦,不过明坂家的术者就不一样了。”

  薇红款款走到曦月身边,捏起住了她的鼻孔,看到她因为窒息而又的通红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你看,明坂家的女孩子多可爱啊!”她一边伸手绕着明坂那微微隆起的鸽划着小小的圈“还是一个还在成长的幼苗呢,如果好好学习的话,说不定未来会变成什么了不起的大法师呢。”

  我心里一颤,果然,薇红下一刻就用否定的转折句“不过你看啊,想当优秀的术者,是需要一颗稳定安静的求道之心的。不过呢,只要给小姑娘注入一个”了解是研术式的必须“,然后再加以”自“的暗示,你猜猜看会怎么样呢。这样子,从此以后不管再怎么努力也绝对忘不掉的绝顶舒服,天天都会偷偷的找到空档在没人的地方手,沉浸在自里面,永生永世就再也做不了出色的师吧!”

  薇红的脸上挂足和兴奋的样子,她伸出舌丁,声音里蕴藏着独特的魅力“不过不要紧啊,就算是做不了破魔师,其他的前途还是坦途,凭小女孩的细皮,只要稍加打扮开发,做个千人,万人踩的女,还是可以的。听说如今这个国家的产业很发达,哪怕是公侯富贾都可以去坐坐而不会被人斥责呢。

  真是好呢!这是一个好国家啊!”我握紧双拳,深深的低下头。我知道自己的眼睛里恐怕已经气到瞪得浑圆,我也已经不敢在看她继续作曦月了,我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过去,那样就太冲动了,一切就完了。

  继续低声下气的哀求着:“以薇红姐姐的魅力和能力,无论去哪里,都有一堆拥趸的。没有必要和我们为难吧。”

  “不行哟,不行的哟。”薇红断然的拒绝了我“好不容易才眼看着要破界而出了。以前只能通过地脉的灵力来跟外界交流,实在是闷死咱了。妾身出去后可是要好好地享受享受生活。被莫名其妙就要自顾自的想当咱家宿敌的破魔师追上来,可烦心呢。”

  “我可以保证,曦月不会再找您的麻烦了。”我跪伏着开口。

  嗯,最后曦月她醒过来后的选择,我也不知道。但是好歹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我于是无责任的开口,直接替她许了个诺言。

  “嗯…”薇红嗤笑了起来“小哥哥,你多大啊?”我只好老老实实的报了个数字出去。

  她摇摇头,嗤笑起来“看来这个国家经过了这么多年,真的是很安宁了呢。你这个岁数,在我那个时代都是要为小崽子的吃喝生计愁心的父亲了。这样大的人呢还想随便撒谎欺骗咱,这个幌子未免也太蠢了点吧。”拒绝之余,然后薇红追加了一句补刀“你就算是想撒谎,至少也说个聪明点的谎言啊。”我被拒绝了!

  但是…似乎还有转机。

  薇红她不是人类,但是…她实在是太像人了。某种意味上说,和人其实无异了。

  虽然,明坂早就告诫过我,妖物们的言行举止皆是伪装,漂亮的外壳全是伪装好的画皮之术。根本不足为信。

  但是薇红的言谈举止,因为太过像人了,说不定,真的可以用人类的方式涉过去。

  这个时候,恐怕只能赌一把了。

  哪怕…我连薇红的种群族类都完全不晓得,至于兴趣爱好也根本不可能通过初次见面就看得透的。

  但是对方,似乎非常享受在自己的游戏之中。

  也许,这就是个突破口吧!

  “您说过,可以放我一个人下山,并且绝对不会对我出手,没错吧?”我久违的用了敬语,再度对她确定道。

  “是这样没错。”薇红兴奋起来的声音疑惑了一下,听上去倒像是有点失望。

  但还是诚实的做出了确认。

  这至少是个好兆头,至少,她没有当初翻脸。在这种只有三个人存在的独立场景里,在绝对不会有外人闯入的地方,对方还乐意信守承诺,搞不好还有腾挪缓转的余地。

  “那如果我将机会让给明坂呢?”我抬起头,注意着女人的脸上的表情,说道。

  她的魔眼,的确本是不该直视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可是不妙的很,想要揣摩母狐狸的心思,也只能冒此风险,何况,假如对方想杀人的话,无论是靠妖术还是体魄,都绰绰有余了。看不看眼睛和中不中魅惑幻术,对我来说好像结果都差不多。

  薇红挑挑眉“让你下山,是妾身的一片好意。可不是能随便馈赠他人的赠品哟。”她一边靠在曦月的背后,双手伸到曦月被扯得一片凌乱的开口衣襟了,动作轻柔的在破魔师的房上去。一边轻轻的着明坂那红成一片的耳垂,当她缩嘴的时候,那着曦月耳朵的唾在女人的嘴巴里拉出一条靡的银丝,居高临下的一脸玩味的看着我。想必此时一脸纠结的我在她眼里肯定别有一番趣味吧。

  “不过啊,妾身突然想到了一个小游戏哟,既然你们两个人这么互相爱着对方。小丫头可以把寄命的护身法玉给你,你又肯替她留下来,要不,你们两可以比赛一样。”女人的脸上出那种不怀好意的笑“谁先高,谁就留下来,如何?”我沉默了,薇红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但她的提议,已经是说明了一切。
上一章   何人初媚月   下一章 ( → )
家有催眠师朝鲜咝袜少女暴行山贼团死生契阔光·阳慾海情魔神雕外传粿体追杀令慾海花系列(幸福家庭背后
书包小说网提供《何人初媚月》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临河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何人初媚月》最新章节第三十三章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何人初媚月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书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