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小说网为您提供陈苦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武神风长明最新章节
书包小说网
书包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风流 极品女婿 天才鬼医 一品庶女 末世重生 护花邪王 花花公子 收养日记 极品医圣 风流纨绔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书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武神风长明  作者:陈苦 书号:12785  时间:2017/4/19  字数:10967 
上一章   大结局 亲大陵·前进吧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结局:亲大陵·前进吧

  万年冰雪的吻海冰峰,仍然是万年的洁白。

  但万年的寂静,又一次被打破…

  两个月前,这里突然多出了许多人。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当中,除了一个沉睡的男,其余的,是清一的女孩,且是无比漂亮的女孩。

  这些女孩儿,发挥了她们像小鸟般叽喳的天赋,把本来寂静的吻海吵得不得安宁,只有当夜里,她们回到雪城里休息的时候,吻海才恢复一点点的安静。

  然而白一旦到来,那群女孩儿又像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在这个女为主的国度里,蒂檬无疑是这里的首领。当年,最初来到雪城之时,她身为雪城的老师,亦是这里的首领,但是,和当年不同的是,当年她带领的是一群孩子,如今她带领的却是一群女人,因为她是某个男人的老师,而这群女人,都是那个男人的女人。

  在这群女孩儿里,有很多,曾经也是她的学生…

  比如现在在雪地里经常追打的参潜儿和田金,在她的记忆中,她们小时候也经常这般的追打,参潜儿好玩,可她真的比田金要强一些,所以田金只能逃跑…

  田金被风长明强暴了,她也就不嫁给巴罗耸了。她的想法很简单,她说她要管风长明生个孩子,然后叫她的孩子也去强暴海之眼。

  她要跟着风长明,她的父兄也只得由他。因为在这海之眼,风长明无疑是新的帝君。田纪还不敢明着反对风长明,况且,巴罗金人雪城的王国,参飘也就回去跟巴罗耸再续情缘,可参潜儿老觉得参飘爱的她的大笨象…

  叫她开心的是,她的二姐参兰伴随在她的身边,参兰是比较少言语的,有时参潜儿问起参兰为何还要跟着风长明,参兰就气绷绷地说: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不跟他,跟谁去?参潜儿想想,小脑袋想不明白,她就不继续追究下去。可是她又想起了巴罗三姐妹,她们的第一个男人都是风长明,可她们为何就没跟来雪城呢?巴罗金的但个女人也没有来…

  芭娅却是来了,与她同来的,还有帝都的强者奥菲,而另外一个被风长明强暴的女强者布妮,也是没有来的,可能就因为风长明不是布妮的第一个男人吧。

  参潜儿更奇怪的是,风长明的家人都没有来雪城,就连曾经被风长明强暴了的“暴力姐姐风姬雅”也没有来,她觉得好奇怪哦。可是,除了风家的人之外,其他的女孩都在雪城了,还有一些是她刚认识没多久的,比如烈冰、裂素君、多罗琴…

  她追打与风长明有关系的女孩,除了巴罗金的三个女人和三个女儿、以及风家的风姬雅之外,其他的女孩都被蒂檬老师带到雪城里陪风长明。可是风长明仍然在沉睡,她想踢醒风长明陪她一起玩,可蒂檬老师不准她去踢,蒂檬老师说,要让风长明睡久一点。她觉得蒂檬老师太小气了。而且蒂檬老师也好神秘,经常带着一群姐妹到吻海的冰缘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好像在做什么大工程似的,可就是不让她参与。她真觉得蒂檬老师太小气了…

  所以,她就整天和田金、东风音、天力姬、玉致玩在一起,她跟田金是对手,跟东风音是好伙伴,跟玉致和天力姬到底是什么,她自己分不清楚,她就觉得,她们是一起血的,一起在风长明的下哭,于是她就和她们特别的亲近。她常跟别人说,别看天力姬姐姐好强,其实她那时哭得好厉害,于是,紧接着被天力姬追杀,她就想,为何有个“姬”字的女孩都特别凶?风姬雅,也是有个“姬”字的啊,而有个“致”字的,就特别的温柔,玉致和风致就是很温柔的,想到风致,她记得,风长明的女人中,就风致没有血。可风致这次也没有来雪城,风筝也没有来…还有,那个好好玩的风夜真,都没来。

  唉,风家的人为何都不来看大笨象呢?难道就因为大笨象不是风妖叔叔的亲生儿子?咯纱抹去了当在场的人的关于她本身的记忆,但却没有抹去除了她身为女神的记忆之外的其他记忆,因此,当风长明巴罗金自杀,以及风长明叫整个渤洄森林的兵将下跪的狂态,那些在场的人,都深深地刻留在人民的心中,从而成为他们心中强大如神的绝世强者…那不可一世的狂态和力量,是促使任何人为之跪倒的。也因此,从渤洄出来之后,风长明身为泸澌和芭丝之子、传承耸天古族的血脉的秘密,便成为海之眼新的恒久的传说。

  应该不是的…参潜儿想。

  田金那时在场,就说了一句:你才几岁,他那东西,死你!

  就这样,在众女来到雪城的两个月里,风长明几乎被遗忘。

  他在雪城的某间屋里沉睡,却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去踢他的股,不知沉睡的他是否感到寂寞?此清晨,参潜儿、田金和东风音又旧事重提,争论起东风音到底会不会被风长明得要死,参潜儿说不会,东风音也坚信自己一定不会让风长明死的,田金却唱反调,她觉得十三岁的东风音就是会被风长明那又长的东西死,因此,她们争论不休,最后还是小小的却又无比好胜的东风音气道:“我这就去让那伯伯,看他能不能死音音?”

  她就朝雪城回跑,参潜儿和田金追在其后面,三女跑入雪城,到底一间被铁锁锁住的房门前,东风音提脚就踹,别看她年纪小小的,她这一踹的力量,竟也把那木门踢得粉碎——就这情况看来,她长大后,应该可以列入“暴力女”一族。

  “啊啊,我踢啦…”

  东风音大叫着,飞身就踢向风长明的股,和以往一样,这次也没有发生例外,风长明的股一受到脚踢,他很快就醒转过来,并且把小小的东风音到了上,要是以前,东风音一定会惊惶失措的,可她这次竟然叫道:“伯伯,你音音,用你那音音的…”

  “怎么又是你这小孩?”

  风长明气愤地坐到一旁,他看了看门前的参潜儿和田金,继而看到两女身后的雪,他道:“这里是雪城?”

  参潜儿欢喜地道:“是啊,大笨象,我一早就想踢醒你的,可是蒂檬老师她不让潜儿叫醒你哩。”

  她扑过来,扑入风长明的怀抱,风长明拥抱了她。

  田金看到此情形,极不是滋味,甚至不知道该留在这里还是应该离开,要知道她与风长明的关系,只是被风长明强暴了,当然,她并非只被风长明强暴过一次,从北陆往南陆、再至渤洄的路途中,她们都不知道被风长明强暴了多少次,可风长明从来没说过要她做他的什么人,她这次来雪城,也是赖死跟过来的,并没有得到风长明的同意,此时风长明醒来,似乎也与点漠视她的存在,她自是很生气,她就气紧紧地道:“死风长明,你要不要我?”

  问得很直接——她本来也就是很直接的一个女孩,只是比参潜儿略为清醒一点点,没参潜儿那么迷糊罢了。

  “不要。”

  风长明回答。

  田金看着风长明,忽然大哭起来,转身就跑,却又听到背后的风长明说道:“我不要你,谁还敢要你?果然是田家的笨蛋。”

  她听了这句,就又转身飘回来,哭着道:“参潜儿,给我半个位置,我的初次比你早,没理由让你独占的。”

  “哎呀,田,你别挤我,小心我打你哦…”田金可不管,她硬是要挤进风长明的怀抱,风长明把这两个捣蛋鬼拥入怀里,道:“安静,否则以后不抱你们。我是怎么来到雪城的?来这里多久了?她们呢?”

  东风音道:“来了两个月啦,她们把我们抛弃了,做很神秘的事情…两个姐姐,让让,音音要挤到你们中间,我爹娘说的,音音也是这伯伯的小女奴。”

  东风音爬过来,要从田金和参潜儿的中间挤进来,两女不让她,她就叫道:“你们让让我,音音还小,不够力气,让让。”

  田金晒道:“知道小,就别进来,跟我们抢什么男人?你未齐…”

  “音音没有…音音全身都白白的。”

  风长明白眼一团,道:“你还是到一边玩去吧,小孩子,别挤入成年人的生活圈。”

  “我就是要挤…”

  东风音的两只手伸到参潜儿和田金的股,用力地掐了一下,两女惊叫,股移动,东风音强硬地挤入两女中间,她叫嚷道:“我进来了,嘻嘻,看你们怎么把我挤出去?”

  她的双手环抱住风长明的颈项,要和风长明接吻,风长明把脸扭到一边,她气嘟嘟地道:“伯伯,亲亲,音音也是你的人…”

  “我你娘,别叫我伯伯,我有那么老吗?”

  风长明很不习惯东风音叫他“伯伯”他充其量不过是比东风音大几岁而已。

  “那叫叔叔好吗”“不好。”

  “叫哥哥呢?”

  “也不好。”

  “那…我干脆叫你老公…”

  东风音语出惊人,风长明愣了一下,她就开心地道:“你没反对,就是答应了,老公,音音说过你醒来后要玩你的的…”

  “我!”

  风长明推开怀里的三女,站了起来,道:“我要找蒂檬老师,她们在哪呢?”

  “不知道。”

  三女异口同声。

  “我自己去找…”

  风长明身旁跟着三女,在雪地里寻找蒂檬等女,找了半天,找不见人影。正要回转,却看见一群人,赫然是巴罗三姐妹和巴罗金的三个女人以及风氏家族的人,还有许多许多重要的人物和他们的女人…

  田金心想,这些人也来得真巧,偏偏是风长明被踢醒的这天,他们就过来,难道他们有先知之能?风妖看见风长明,就笑着跑过来搂住风长明,激动地道:“我的儿子,海之眼的狂神!”

  风长明自然不明白风妖话里的意思,因为他在渤洄失控地散发力量之时,脑袋是凌乱狂热的,而之后,他就沉睡了。他也就不了解,他在海之眼,已经被那些兵将们传遍海之眼,四万多人,四万多张嘴,即使不是神,也被他们说成神了,何况他们每个人的口述,是一模一样的,又岂能不叫人信服?因此,在现今的海之眼又有了一个关于神的传说,那个神就是风长明,他被海之眼的人们称之为“睡$~武”在传说中,他能够沉睡无限,可是当他醒来,他的力量就可以倒一切,他能够把耸天古族无数的狂傲的亡魂召唤出来…

  能够令每个人都在那瞬间跪倒在地!风长明出一个惊讶的神情,问道:“老爹,我只是狂人而已,哪来的狂神?”

  骞卢就跑过来叫道:“啊,少主,你比神还要厉害,我老头第一次看到那等奇景,你忘记了你把耸天古族的狂魂都召唤出来了?竟然害得我下跪,唉,本来人老了,想保持一点尊严的…”

  蒂金道:“想不到你竟然是泸澌和芭丝的儿子,是耸天的唯一血脉。”

  那席里笑道:“长明,我把宁馨带来了,我的儿子已死,她已经是你的女人,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吧。”

  站在那席里旁边的宁馨粉脸低垂,骞卢就道:“少主,我除了带来了我所有的女人 ,还带来了好多个处女,你要不要也选择几个?顺便帮我下种啊,我也想要耸天古族的种,以后我也会像风妖一般的光荣的。他妈的,他现在是神的父亲,是太上神啊,我老奴也想做神的父亲…”

  “骞秃驴,你别妄想了…你不是叫参彪给你下种了吗?”

  风妖放开风长明,笑骂道。

  骞卢一愣,道:“参彪那小子,硬是不敢借种给我,他和我有一点很像,都喜欢找处女…所以,我和他商量的结果,就是以后他的儿子,给一两个我养。”

  参彪喝道:“骞老头,我没有和你商量,是你拿斧头架在我脖子上,我承诺的,你他妈的太卑鄙。”

  营格米笑道:“谁叫你打不过骞老头呢?”

  他说这句,就朝参潜儿道:“小潜儿,你还想不想格米哥哥?”

  “不想,我只想大笨象…我很专一的。田她可能想你,你问问去。”

  “参潜儿,你想死啊?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我想他干什么?”

  田金怒道。田纪、田鹏、田篮看见田金如此,他们也略感心安。田纪道:“风长明,我只是来看看我们的女儿。现在知道她过得快乐,我们就此告别,若有天回到帝都,让我看看我的外孙。虽然耸天古族不能令女人怀孕,然而你现在是神,是可以克服一切的,我想,你会让我们有外孙的。再见了,替我照顾好我的女儿,她的心是很直的,并不坏——其实我们都不坏。因为,战无罪。”

  田纪说罢,就要带着两个儿子离开,田金哭着跑过去拖拉住他,同时回首对风长明哭道:“死风长明,他们是我父兄啊,我什么都给了你…”风长明眉头一皱,道:“既然来了,就共桌一餐吧。”

  父子三人面,田纪搂住田金就道:“好女儿!”

  风夜真此时靠依了风长明,风韩就笑道:“虽然你是耸天古族的血种,名誉上却是我族的人,因此,你将被列入我芜族最强大的男人,具有芜族所崇拜的最狂悍的…”

  风叫道:“是啊,三弟,你的好狂,二姐我要跟你一辈子啦。”

  “免谈,我不喜欢搞姐弟LL。”

  风长明实在是难以接受风,她真的是太了。

  风惊道:“不会吧?三弟,你把我们四姐妹都搞了,还有把姬雅也搞了…”

  “哇,风,你说话小心点,否则别怪我风姬雅打烂你的嘴,我可是绝对不念姐妹之情的,我不准你跟我弟,你可以跟别的男人,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让我弟跟你混一两晚…”

  风笑道:“说笑的,我怎么可能甘心永远跟随一个男人?但是,说真的,三弟是我最怀念并且最深爱的男人,嘻嘻,我是不是太YD了?”

  呕!很多人做出呕吐状…

  风长明问道:“谁知道她们都去哪里了?我醒来后,只见三个小家伙。”

  巴罗蕊走了过来,道:“她们在吻海冰谷里造船了,因为今天造好,所以,我们今天才过来。”

  “造船?做什么?还有,你怎么能预料今天能够造好船?”

  巴罗蕊神秘地一笑,道:“那是秘密。”

  风长明看着巴罗蕊的笑,他感到有些晕眩:这,是以前的巴罗蕊吗?风长明把这群朋友或敌人招呼进雪城,他不知道用什么招待他们,幸好他们都带来了酒,就在雪地里煮酒烧,长喝大饮起来,大家饮得七、八分醉的时候,已是黄昏,蒂金于是说要告别了,随着蒂金的告别,很多人都要与风长明告别,只是,风长明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何眼中带泪,似乎他们这是要和他永别了。

  夜渐临,吻海的夜是寒冰的。

  可有了酒,暖和了许多。

  在寒的夜,暖的酒中,风长明送走了不知道多少人。

  他算不出,反正是很多,其中还有沙丘、多罗灭、多罗浮、裂饶、血灵、百合、裂铮、斯雷、史氏兄弟、英利、参赞、天传、摩罗、布妮、参彪、姒娜、巴罗耸…还有很多很多的人,都是海之眼的一代强者或霸主。

  但风长明其实并不算真的认识他们,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只是,他终于知道,为何这么多人来看望他。

  因为他,已经成为海之眼的神。

  成为一个恒久的传说。

  无论海之眼的纷争如何,都与他无关了,他被排斥在海之眼之外,成为海之眼一个不可捉摸的传说,他的力量和威严散布海之眼的每个角落,他所到之处,凡海之眼的人们都得跪地接…

  正因为这些,他的那些自作聪明的女人们,自作主张地把他和海之眼隔离开来,并且很有可能,他再回不到海之眼。

  整个雪城,在此时,只剩下两个——不,应该说只剩下一个半男,因为风妖,并非完整的男人。

  父子两并肩看着那远去的黑淡的群影,风妖叹道:“儿子,你感到遗憾吗?你成了海之眼最强大的男人,却必须急勇退,再也无法争霸于海之眼。”

  风长明笑道:“老爹,我在短短的几年内,风云海之眼,把海之眼践踏于脚底,强暴了海之眼…我,又何来的遗憾?”

  “那是,我风妖这辈子也没有遗憾,因为你是我风妖最大的骄傲,也是铂琊的骄傲,我想,铂琊他在天之灵,如果知道他收了一个神做儿子,他一定会搂着朵依丝在云天上大干三天三夜…”

  “老爹,我那义父可没有你这么…”

  “我怎么了?我都没有,我还?我是海之眼最纯洁的男人,嘿嘿。”

  风长明耸耸肩,道:“还好老爹把心她们四个送给了营格米,否则真的为难我了。”

  “这个…其实,我认了营格米做干儿子,哈哈,他身为干儿子,当然要照顾他的那些干娘的,他小子没得选择,谁叫他趁我风妖无能的时候搞了我风妖的女人呢?所以,本来要留给亲儿子的女人,现在只得往他身上推了。”

  风妖似乎很为他此举而得意,他口中的“亲儿子”自然就是说风长明。

  他打死都要说风长明是他的亲儿子,风长明也不否认这一点,甚至整个海之眼的人们,也不会否认这一点的,因为有时候,养育比生育,还要亲…

  “我这次不但帮你把一些愿意要的女人的推掉了,且从女兵选了一些体质很好的女人,都是处女,由嘉拉训练她们,以后陪在你身边…”

  风长明惊道:“还要啊?我已经很多了。”

  风妖晒道:“那些凡人的后宫都很多,你是神,当然要更多的后宫,要不然你怎么替泸澌、替风家、替铂琊传宗接代,怎么繁荣耸天古族的血脉?”

  “我能传宗接代吗?”

  “三公主说你能的,至于为什么她这么说,你回去好好问她,我最近总觉得她和以往不同了,神神秘秘的,而且,她忽然美丽了许多,海之眼寻不到比她更有魅力的女人了。”

  风长明叹了声,道:“我就是记不起来,巴罗金是我杀的?”

  “好像是自杀的…大家的印象中都是自杀的。管 他,反正巴罗金已死,他的女儿和女人都需要人照顾,你就行行好吧,别让他死不瞑目。”

  “那是,我风长明要强暴他的女儿和他的女人永世…啊哈哈!”

  夜里响起风长明的狂笑,两父子往雪城回转。

  是,雪城一片宁静。

  风长明躺在上,他的身旁是漠伽和巴罗蕊,另一张上,是风姬雅、巴罗影和巴罗渺。这屋子本来是他最初来雪城的时候,和风姬雅共睡的,现在却挤了六个人。这种安排是蒂檬故意的。至于其他的女孩,都安排在别的屋子。

  参潜儿对于如此的安排,很是不服气的,可是,参兰把她拖回屋去了。风幻和风朝也硬把风夜真给架了回去!风长明也不明白为何蒂檬要如此安排,他有些酒意,本来想今晚在雪城的这旷地营开始xa大战的,但现在被挤在这屋子里,除了漠伽和风姬雅,他还要面对三姐妹,而这三姐妹,是他现在最不想面对的,他可是清楚,他害死了她们的父亲——虽然他从来不后悔干掉巴罗金,可总是难以面对三姐妹的。

  何况,他曾经还在巴罗影和巴罗渺面前大玩强暴游戏?且不止玩一两回,他依稀记得,那一路上,强暴了她们好多次,当然也连同她们的母亲一起强暴…所以风长明为了避免尴尬,他倒就睡着了。

  莫名其妙的,他又被人踢醒了,至于是谁踢的,他不知道,问巴罗蕊和漠伽,她们都一口否认。风长明道:“不说吗?不说,我就又要睡了。我知道你们这般地挤我,肯定有话要跟我说,说吧,我听着。”

  漠伽道:“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也没有。”

  风姬雅道。

  巴罗二姐妹却没说话,风长明扭脸看看巴罗蕊,问道:“你总有话要跟我说吧?怎么觉得你们怪怪的?”

  “是吗?”

  巴罗蕊的纤指忽然在风长明印堂,温柔地道:“孩子,我给你一些记忆吧,你到底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人,你现在其实是神,真正的神,具有永恒的生命的,连同你的女人也具有永恒的生命…”

  巴罗蕊的手指发出七彩的关光芒,风长明的眼睛一片迷茫,当巴罗蕊的手指彩芒消失,风长明迷茫地看着巴罗蕊,道:“你也是…我的母亲?”

  “嗯,是我创造你的,你现在知道我其实是谁了吧?”

  巴罗蕊的声音不知从何时起,变得如此的温柔。

  “这样可不怎么好,女神的纯洁怎么会是给我的?”

  风长明很是怀疑。

  巴罗蕊似乎很生气,她嗔怒道:“怎么不是?我千万年没喜欢过男人,只是创造了你,又被你惑了…”

  风长明惊疑道:“有这么回事?你女神千万年没爱过男人?”

  “当然,我现在也不爱你,我是被你强暴的…”

  巴罗蕊是真的生气了。风长明急忙搂着她,哄道:“哪有母亲不爱儿子的?你说,我真的能令你怀孕吗?”

  “是的,你不但能令我怀孕,你还能够令任何一个女人怀孕。”

  风长明惊言:“那我不是成为种马了?”

  巴罗渺晒道:“你本来就是种马。”

  风长明抬起脸来,竟然出惊慌之,他道:“我该怎么办?我只想成为xa机器,不想成为种马的啊,你们知道的,种马好像经常被骂…”

  风姬雅冷言道:“那是没本事成为种马的人才骂的。你身为耸天古族的最后的男人,你若不是种马,如何让耸天繁荣下去?看你慌张的,你这般狂妄的人,怕别人怎么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风长明定了定神,又恢复其狂态,大笑道:“确实,我风长明,岂怕别人说我是种马?我他妈的就是种马,以我间一把神,征服任何女人,哈哈!”

  巴罗渺骂道:“狂妄的白痴。”

  风长明道:“你们三姐妹是知道我跟爹的事情,也知道你爹的代了?我刚才也是从巴罗蕊给我记忆里得知的…”

  巴罗影淡淡地道:“嗯,都知道了,是妹告诉我们的,我…不恨你了,我娘和帝后,她们跟了过来,也是不恨你…姒娜阿姨,她要扶持巴罗耸,所以她回去了。其实,她想跟来的,只是她放心不下她的儿子。”

  风长明想起姒娜,在他小时候,姒娜确实是很疼他自己的…

  “既然大家比我清楚,我也懒得解释了,我睡觉觉啦。”

  风长明欢呼起来,巴罗蕊却轻骂道:“你身为种马?不播了种,岂能得到休息的权利?”

  初的阳光,在雪城,仍然是能够看到的。

  只是雪城的阳光,其实和雪一样,是种冷的存在。

  在蒂檬的率领下,风长明与一群女人来到吻海冰谷的入口前,看到了浅海里那艘由蒂檬等女亲自制造的帆船,船身很大足可以容纳三百人,可是她们若仅凭此船漂洋过海,那未免过于儿戏了。然而,风长明也知道,船上如果有鲽猛和巴罗蕊,就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即使木排一叶,也是能漂洋过海的。

  关于要出海的想法,其实是众女的一致意见。因为有些女人还记得风长明曾经说过,要带她们离开海之眼,到达海的彼岸,去搜索和找寻新的大陆…

  所以,她们就在风长明沉睡的时候自作主张,造了这只大船,但风长明怎么看,都觉得这船的实用远不及它的漂亮,真不愧为一群女人所造的杰作啊!是谁指导她们呢?鲽梦说:是我娘。

  原来是海妖一族在帮忙,怪不得这船根本没有实用了,有海妖在护航,还怕什么呢?风长明就问:她们的尾巴还在?巴罗蕊道:“她们所受的诅咒,不是我的原因,是远古耸神下的诅咒,所以我也解不开,她们的尾巴,看来要长存了。这样,你不是有一群人鱼美人儿了吗?”

  正在巴罗蕊说话的时候,船橼周围的水域浮出那群海妖的脸蛋,风长明拍拍脑袋,叫道:“惨了,看来你们是准备周全,誓我离开海之眼,我还想这船航行不了多久,就会散架的,唉,可恶的海妖,老子待会死她们。”

  茫茫大海,一叶漂流。

  忽然,船上传出风姬雅的惊叫:“长明,长明,爹爹不见啦。”

  原来此船上,正是风长明和他的那些女人们,当风长明上慌乱的风姬雅,他抱住她,问道:“怎么会不见老爹?他不是和我们一起上船的吗?”

  风姬雅哽咽道:“就是找不到了啊。”

  风长明也有些慌了,就道:“大家帮忙找找找我老爹…”

  “不用找了,你爹他逃下船去了,长明,他给你留了一封信…”

  雅芬拿着一封信过来,风长明看到她的眼睛有泪,估计是刚哭过的,他接过那信,只见那信如此写道:“长明我儿,为父不跟你一起去寻找新大陆了。为父已老,难耐寂寞。如果离开海之眼,我就失去我生存多年的地方,失去许多的朋友和敌人。我喜欢海之眼的生活,特别是现在,我更是喜欢海之眼。因为,我的儿子在海之眼,是传说里的神。我则是神的父亲,海之眼的人们都对我崇拜之极。

  我风妖还从来没有受到如此多人的诚心的崇拜——我觉得留在海之眼,我活得还舒服。海之眼现在暂时处于平静中,但是各个势力,渐渐地又回到原来的状态,并且依海之眼的历史,相信十年之后,可能又开始有许多战

  然而,为父知道,无论战如何,都没人敢动我风妖,因为,他们谁都害怕,我风妖的儿子回来的那一刻…我以后就留在苛铬族了,苛拿、营格米、骞卢、赏一刑组成“长明神”联盟,只是用来纪念你的,我希望你能有回来的一天,那时候,带着无数的子女回来看看我,以及你那些好朋友…儿子,我最骄傲的儿子,我就此祝福你,为父和海妖串通,让她们偷偷放我下船的,你的母亲和姐姐都不知道,替我好好照顾她们。虽然我知道你对母亲暂时没有那个心,然而,在只有你一个男人的船上,我想,你不会冷落你的母亲的,是吧?雅芬、姬雅,你们母女,就替长明生多几个孩子吧,我风妖要做海之眼的‘太上神’去了…“风长明看完信,把信撕碎,抛于海空之间,那信纸随风飘向海洋的远方…“海妖们,给老子上船来,竟敢瞒着我,放我爹离开,我今烂你们的万年…”

  “在这船上,除了我娘和那个叫东风音的小女孩,谁都不准穿衣服,把衣服都给老子了,老子要走到哪里就到哪里,既然是一代种马的命运,当然要无时不刻地播种…”

  风长明随手把风致抱过来,在风致的身上一阵狂撕,把风致的衣服撕碎,在阳光和蓝洋之中,风致变成一个赤感美人儿,风长明自爆衣服,监的男入风致的,爆出股股血,由处女之血开道,船上便涌起万千体横竖,叫声声若,向着那海洋的彼岸,前进…

  (全书终)
上一章   武神风长明   下一章 ( 没有了 )
散花天女擎羊舞风云洪荒少年猎艳神雕风云传奇女监狱男管教猎艳江湖武林风流传妇科男医花都太子少年大宝
书包小说网提供《武神风长明》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陈苦呕心创作的热门小说《武神风长明》最新章节大结局亲大陵·前进吧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武神风长明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书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