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小说网为您提供权延赤呕心创作的历史小说贺龙生与死最新章节
书包小说网
书包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风流 极品女婿 天才鬼医 一品庶女 末世重生 护花邪王 花花公子 收养日记 极品医圣 风流纨绔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书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贺龙生与死  作者:权延赤 书号:276  时间:2016/9/13  字数:2773 
上一章   第八章 讲的就是个义字    下一章 ( → )
  父亲贺龙是个有原则的人,同时又是重感情、讲侠义的人。挑细选是我们的追求,他厌恶那种标榜原则便六亲不认的极左面孔和作为。他认为“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其实是假马克思主义,是虚伪的,也是不长久的。

  父亲十三岁便当骡子客,赶马帮讨生活。有天煞黑歇到一家伙铺,搬条高板凳,站上去卸下驮子,接着又铡草喂骡子。伙铺里还歇了个骡子客张盛勋,三十二岁正当壮年。他见贺龙小小年纪精明干练,有股不凡的气宇,便主动上前搭话,互相结识了。

  那时,当骡子客有个讲究,见荤才吃饭。贺龙不吃荤不喝酒,端一碗包谷粉子饭,面前放一碗“和渣”便大口小口吃起来。

  “伢儿,怎么不吃荤?”张骡客问。

  “家里还有几口子人呢。”少年贺龙回答。

  张骡客心里一动,问:“伢儿,你往哪里去?”“鹤峰。”“我们一路走好不好?”

  少年贺龙望着张骡客点点头:“我喜欢和年纪大的人一道走。”

  “为什么?”

  “可以摆龙门阵,多听听长见识。”

  就这样,少年贺龙与张骡客像亲兄弟一样赶着骡子,早起晚歇,爬山越岭,闯过多少盐税卡,摆过多少龙门阵,贺龙学到了大量社会知识以及江湖上的规矩。

  七月的一天,贺龙说:“张大哥,家里带信叫我回去,我要跟你分手了。”

  张骡客动情地拍拍贺龙的双肩:“舍不得哟。可是,人无千好,花无百红,迟早总要分手的。有什么难处吧?”

  “没有。您待我这么好,后我要报答的。”

  张骡客有眼力,二十年后贺龙已是军长,专程去看望了张骡客,离老远就高喊张大哥。

  “张大哥,给你些骡子吧。”贺龙真诚地说“现在我赶的骡子可多哩。”

  “不要不要,你的骡子多,有大用场。”张骡客连连摆手“你当了军长,还来看我,这就是我的造化了。贺军长,我们出门人讲的就是个义字。”

  “张大哥,么得军长!还不就是跟您赶骡子的常伢子?”贺龙上已经留下一道黑胡子,笑得却还像少年时一样天真无“老哥这个义字讲得好,义侠友,厚待故,这是纯心做人的重要一条。张大哥,这里有些钱你要收下。”

  “既然讲的是义,再莫提钱。”张骡客说:“贺军长还记得你发过的愿吗?一定要送,我就要你发过的愿。”

  “记得记得,愿你百岁不老。”贺龙从来不忘贫,说过的话全记得。他指天说:“那好,愿你百岁不老。老天敢不随我愿,我就跟老天干!”

  天随贺龙意,张骡客1980年7月病逝,享年102岁。

  义侠友,厚待故。贺龙参加中国共产之前是这样,入后还是这样,成为和人民军队的高级领导干部及元帅之后仍然是这样。

  1950年2月25,青年刘冠群随着一位解放军战士来到成都商业街四川省委所在地。

  刘冠群迈着轻盈的步履。他的脸上,肃穆的神情之外还洋溢着暗暗的喜悦。当他在会客室里坐下来时,虽然盼望早一刻见贺龙,但是他也明白需要等候。因为还有七八个国民起义将领等候接见呢,也还有共产的高级将领和干部在等候,像他这样初来参加革命工作的青年怎么能着急?他默默地垂下眼帘,睫颤动着,可以想像出,他已经沉入静谧无言的回忆与遐想中…

  刘冠群的父亲叫刘达五,农民出身的烈汉子,又是位老同盟会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后来,他追随贺龙,参加北伐,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和红军时代的战争,伤瘫双腿后退伍还乡,宁肯做一名贫困潦倒的磨石匠,始终不为反动派做事。正因为有这层关系,刘冠群才接到通知:“贺老总想见见你…”司令部一位干部朝他招手,示意请他上楼。刘冠群稍稍一怔,马上兴奋得红润了脸颊。贺老总不忘故,有这么多重要人物等候接见,贺老总首先要见的却是他这位故人之子!

  刘冠群上楼,走进右角一间较大的会客室,一眼就认出了常在照片上见到的贺老总。他激动地鞠了一个大躬。

  贺龙已经快步赶到他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像,鼻子眼睛都像你老子…就是身体没有他那么结实。”贺龙不住地点几下头,脸上漾出忆念,漾出感慨“多大年纪了?”

  “二十七岁。”刘冠群略显拘谨地回答。

  贺龙手里夹着一支雪茄烟,边边又打量一遍刘冠群,像是要更多地找出故人的影子。蓦地,他眉头微皱,急切地问:“你老子有饭吃吗?”

  刘冠群伤感地小声说:“他负重伤以后,回了云南大理,靠磨大理石过日子…现在还是这样。”

  贺龙将头微微仰起,望着天花板慢慢地慢慢地吸烟,他的眼神有些黯淡,吐出的青烟似乎笼罩了抑郁的思念和忧虑,声音也变得低沉沙哑:“他该有七十了吧?”

  “今年整七十。”刘冠群小声说“有什么办法呢,没田没地,没房没钱,老的老,小的小,只有靠两只手磨石头吃饭。”

  “你马上发个电报!”贺龙将夹着雪茄的左手一扬,下定决心地大声说“要你老子到四川来。先到重庆,就在重庆等我!”

  刘冠群垂下头,难过地摇一摇:“他来不了…”

  “为什么?”

  “在石门,他的两腿都打残废了,一步不能走,只剩两只手磨石头,养活我们这一家人…”

  贺龙望着刘冠群,片刻的沉默,眼圈蓦地红了。

  “北伐的时候,我们打公安,打输了。部队在澧州两三个月,搞整顿。周逸群抓政治,你老子抓练兵,我们的部队就大变样了。去打宜昌,吴佩孚的兵比我们多,比我们好,被我们打得落花水,我们一个师就把宜昌拿下来了。那一仗缴的,每个兵多扛一支都扛不完。那时候,贺锦斋是旅长,你老子是第一团的团长。”

  贺龙在会客室里缓缓踱步,缓缓吸烟,缓缓回忆着说:“南昌起义前后,我的队伍里也有两派:革命派和投降派。你老子始终跟着我。他和贺锦斋的感情特别好,也很佩服周逸群年轻有为。可惜啊…石门一仗!”贺龙长长吁一口气,不胜感伤“你老子打残废了,贺锦斋打死了!锦斋死的时候只有你这么大,也是二十七岁!你老子在汉口医伤,还做了不少工作,帮着买买子弹。后来敌人围剿,我们就没有办法和他联系了…”

  贺龙停下步,朝刘冠群一招手:“你老子为革命做出牺牲,功不可没。既然来不了四川,我派人去看望他,叫当地政府照顾他,来,给你介绍一下,”贺龙指指一直陪在一旁的另一位负责干部“你到他们革大去学习吧,他就是李长路同志,你们的校长。”

  贺龙早为故人之子想好了出路。
上一章   贺龙生与死   下一章 ( → )
共和国秘使龙困与微行狼毒花明朝那些事儿那时汉朝霓裳铁衣
书包小说网提供《贺龙生与死》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权延赤呕心创作的历史小说《贺龙生与死》最新章节第八章讲的就是个义字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贺龙生与死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书包小说网。